六合彩现场报码
新闻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规律大全 >

    标题:

    事业也是文化局属下业务范围的区群众文化艺术

    时间:2017-09-07 15:18/点击:

    宇林说:“这还不是要把那么多青年和他们的家长吓死了,谁家不怕丢了好不容易才端上的铁饭碗?”
    田美说:“咱不管人家,咱的公司也要办不下去了。”又说:“我找局长去的胆子也大不起来。要是他配合寇局长从我们的工
     
    资里扣税款可怎么办呀?”
    宇林说:“既然薛剑锋兄弟那么说,找他李局长说说怕啥,咱甜妹子公司的牌子就在他文化局大楼底下挂着呢,怎么说干的呢。”
    商量来商量去,田美和宇林都觉得只有给文化局长汇报,寻求帮助支持一条路了。就忍着午间的暑气奥热,关了公司临街的大
     
    门,静静等着文化局的人下午三点钟上班。
    等到三点上班的人脚步陆陆续续都从正厅的大门那边进去上楼了,田美才叫宇林和她一块儿上楼找李局长去。他们以前去文化
     
    局办事,都由各科室的股长干事们接待,虽然都没有单独去找过局长,可知道李局长的办公室就在二楼顶头那个大会议室的隔
     
    壁,外两间内一间占了阳边的三大间楼房,比他们这个公司办公的地方还要大三分之一。田美在年前为举办唢呐比赛在那个大
     
    会议室参加过几次专门会议,路过神秘的局长办公室的时候,走路都小心地提起脚步,高抬轻放,很怕一不小心攉起来的风把
     
    那个永远紧闭着的木头门给吹开来,弄得里面的局长误会她是偷窥秘密而生气给她发脾气,在一个从农村小学走出来的小教师
     
    眼里,政府部门的一切人都是高人一等的,更不要说一句话就能决定许多干部职工的前途命运的局长了。
    宇林这个人,也是个怕见官的货,他在田美的招呼下,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还没有走到门口就打了退堂鼓,萎缩着说:“我
     
    就不去了吧。你是总经理,领导找领导。我去了算是啥身份呀?”
    田美最看不进眼的就是宇林这个样子,叹气道:“你这人呀,枉披了一张男人皮了。干啥都缩头缩脑不往前扑,要是上午没有
     
    薛剑锋给我帮劲,和你去,碰着寇局长那阵势,不要人家叫公安,那一伙大盖帽就你一拳我一脚把我给拾掇成肉酱啦!”生气
     
    对宇林说:“你就窝着吧,我一个人去!”说完就拿了寇局长派人送来的那个税款催缴通知书去二楼找李局长。
    李局长算是从大学一毕业,就在县委办公室跟着当时还是县委办主任的现任县委书记一起耍笔杆子出身的青年俊才,由于有文
     
    凭会写文章,脑子灵能赶形势,很得主任的重视。随着主任当常委当副书记又书记,他也步步高升由副主任科员而保密室主任
     
    而文教局副局长终于到了文化局长。在县委书记和县长许多年的明争暗斗里,谁都知道他是县委书记线上的红人,没有人敢小
     
    瞧他。所以,县委一提出这个干部中国辞职下海经商办企业的号召,他就立即积极响应,在文化系统率先行动起来,以比县委
     
    县政府政策更要优惠的条件,连哄带骗加上威逼,把一批安稳吃皇粮的职工干部给推进了自找门路的自由市场,虽然也有一些
     
    无所作为的小青年在社会上混着,大部分人都多少发展起来了个人的其他事业。尤其是他一手推波助澜兴建前起来的舞凤山甜
     
    妹子艺术总公司,更是搞得有声有色,把全县从古来就派系山头林立,经常闹点小摩擦的吹手戏子们给拧成了一股绳,一声吆
     
    喝就能集合起来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吹唱主旋律。就这一全市全省甚至是全国都没有人想得到的新生事物的出现,一经鼓吹
     
    宣传,立即给经济建设排不上名字的山区小县一下子增添了亮点,市里全年责任制考评,将清水县树立为“新农村文化建设先
     
    进县”。书记县长从表彰会上捧回来了大奖牌,都高兴得把他这个有创新意识的年轻文化局长夸了又夸,他的老领导县委书记
     
    已经私下给他许了安排他进县级第三梯队的愿了。
    这一切,田美丝毫也不了解,她还怕李局长不愿意管她们总公司的麻烦事呢。
    田美上了文化局二楼,楼梯正对着的是局综合办公室,一般人来局里办事,都是先推开综合办公室的门,向里面坐着的干事打
     
    听情况,要是信访的,就连办公的干事这一关都过不去,哪里能见得到局长副局长?
    田美由于是就在楼下的总公司上班的熟人,加上还有个总经理的空头衔,所以办公的干事虽然隔玻璃已经看见了她上楼,也没
     
    有出来打问拦挡她。她一个人走向局长办公室去的时候,心里比以前参加会的时候走过那里更为胆怯,一步步往前挪都不知道
     
    脚往哪里搁了。那个神秘莫测的木头门仍然静悄悄地紧闭着,里头一点响声也没有。田美还没有想好是敲门还是像学生一样喊
     
    报告,就已经到门口站住了,她觉得这一段楼道是她走过的最短的路了。
    田美左右为难,正犹豫着怎么进局长办公室去,那个成天坐在综合办公室守电话的小干事由于听不见田美敲李局长办公室的门
     
    的声音,就出来招呼说:“是田经理来了,你是找李局长的吧?李局长下午刚上班还提说了你们公司哩,说要找你打听情况呢
     
    。你刚好上来了,我就不再给你通知了。”说着,走到田美前面,敲了敲门用稍微高一点的声对里头说:“李局长,楼下头总
     
    公司的田经理来了。”不等里头应声就随手推开了局长办公室的木头门。
    田美只有硬着头皮往进走,她用几乎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叫了一声:“局长。”就走进去,不敢去进门靠墙的那几组大黑
     
    皮沙发坐,一步步小心翼翼挪到局长座前的黑红桌案跟前站着,搜肠刮肚说:“局长,我,我,我们这个公司办不下去了。”
    李局长哈哈哈一阵大笑说道:“我都知道了,一个小土疙瘩就把你的路给堵死了?”
    田美问:“您知道了?”
    李局长继续笑着说:“这么小个碎县城,街这头放个屁街那头都听得清清楚楚,你穆桂英带兵大战寇局长,一顿饭就传得满县
     
    雷炸锅响三岁小娃都知道了,能瞒住我有下属几百个耳朵的文化局长?”
    田美解释说:“局长,那天是薛剑锋一气,才张口收了寇局长钱的。”
    李局长说:“黑水汗流出力下苦,不挣钱为啥呢?他姓寇的一个税务局的二级机构小头目,凭什么想不给就不给了?”见田美
     
    还规规矩矩在桌案旁边站着,李局长就缓和空气指着田美紧挨着的一张黑皮子包着的软椅子说道:“田经理,你快坐下,咱们
     
    慢慢细商量。这么点事,值得说什么公司办不下去的话吗?怕野狐子叫唤,还不养鸡了?”说着看田美坐在了椅子上,又转身
     
    去饮水机用纸杯接了一杯水给田美递了过来。

    上一篇:既然到了这一步只得面对现实想办法应对 下一篇:姿作势翻着面前的一堆乱纸片制造压抑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