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彩现场报码
新闻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标题:

    几次活动中参加了有局长亲自参加的会议

    时间:2017-09-07 15:12/点击:

    李局长示意田美在他旁边站了,指着十四寸电视机一模一样的电脑显示屏说:“你看着,要不了多少年,不但每个单位要用这
     
    个东西办公,就是有知识的家庭也会买来使用呢?”
    田美听人说过一台电脑要好几千近万元,就说:“那么贵,谁家买得起?”
    李局长说:“你不知道,人家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早就办公电子化了,但凡认得几个字的,没有不会用电脑的。”
    田美过去大都是从单位组织的会议上,听领导要么捧着打印好的一沓局长讲话逐字逐句念,要么拿出牛皮纸封面的32k工作笔
     
    记一条一条传达的局长指示,后来在挂名总公司的,那也是坐在大会议室里椭圆
     
    形会议桌一个角落里规规矩矩当听众、念薛剑锋给她写好的讲稿。单独一个人当面聆听还是第一次。这时候,李局长就坐在离
     
    田美不到一臂之隔的地方坐着,说的也是田美没有听过的新鲜话,田美只感到心脏在胸口那里蹦蹦乱跳着要从口里窜出来似的
     
    ,她腿软得有点支撑不住体重了,不由自主地将还端着没有喝的水杯的右手手腕向内弯曲,手心向上,手背去挨住李局长旁边
     
    的桌沿,软下去的身子是撑住了,可水杯里的水忽然溢出来一些,田美惊得“哎呦”了一声,连忙往回收手,纸杯里的蜜糖水
     
    又反方向溅出来许多,都倒在了田美的衣襟和裤腰上了。
    正在高谈阔论的同时还噼里啪啦敲着电脑键盘的李局长见状极快地跳起来,一把抓住田美拿纸杯的那只手,另一手从田美手里
     
    抢去纸杯,着急道:“怎么了?烫着了手没有?”就抓着田美的手凑近他的嘴去吹。田美面红耳赤往回夺手说:“没啥,没啥
     
    。水不烫。”
    李局长往下看田美被水渍弄得紧贴住了皮肉的粉红纱状衣襟和紧束着腰臀的薄薄的白裤子。炎热夏天的装束,被水一弄湿,恰
     
    巧又是女人的隐秘部位,田美就好像在人面前赤身露体一般窘迫难堪,手忙脚乱去用手胡乱去拽衣襟裤腿,不料这个男人却还
     
    紧紧抓着她的那只右手,没有丝毫要松开的意思,田美只得弯腰用左手去抓挠和肌肤紧粘的那部分衣裤。用惯了右手的女子田
     
    美,笨拙地用左手处理水渍,很不方便,拽了好几下,也没有将衣服扯平拾掇好。
    拉着田美还有水印右手的男人李局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田美被有些热度的糖水弄得稍微发红的嫩葱一般的手心吹着吹着
     
    就舔开吮开了。一股麻酥酥的电流慢慢传遍了田美的全身,她电击了一般停住了行动,仍然弯着腰一动不动木雕一样静止了。
     
    男人也被田美手心的甜蜜和清香给迷醉了,眼前只不断闪现着触手可及处美女粉红和洁白相交处的柳腰丰臀。
    田美迷迷蒙蒙的觉得这样不好,就挣扎着想跑出去缓口气。拽了好几下,也没有把右手从李局长的手里和嘴里拽出来,急急哀
     
    求道:“局长,局长,你放开手,这么不好。要叫谁看见了,我可就活不了了!”
    拉着田美不松手的男人不但没有退步,反而顺势一用力,就将田美拉得和他面对面挨近了,左手自然从田美后腰环过去搂紧,
     
    美女甜妹子就被高她许多的男人给套住淹没了。
    田美浑身酥麻颤抖,有气无力说:“咱,不敢,咱不敢。你是局长呢,这么像啥事呀?”
    男人放开了田美的右手,蛮横地抱紧了田美,低头去亲吻了一下她汗珠浸淫的额头,又往下寻觅美女的花唇,很不方便,就半
     
    抱着女人后退了半步,坐上了那个可以自由转动摇晃的皮转椅,没有用多少气力,田美丰美的圆臀就坐在了局长的大腿上了,
     
    两个人都感到了接触处的灵敏酥麻。
    田美还挣扎着要往下挪屁股,李局长搂紧她的细腰肥臀,嘴唇对着她的耳朵小声说道:“你真甜呀甜妹子!你知道我还在文教
     
    局当副局长的时候,一次去卡拉ok,第一次听你唱歌,就被你迷住了吗?我调到文化局来,多想见你呀!今天,老天爷终于给
     
    我俩造成机会了。”
    田美头晕乎乎还在局长怀里挣扎着说:“你是局长呀,咋能这么干?”
    男人的手更不老实了,一手从后腰裤带底下塞进去抓住了田美的一边屁股,一手从她腋下插进去盖住了田美的一只乳房,横腰
     
    一抱,嘴就和田美的花唇咬在了一起。
    田美左右晃头躲闪说:“这是干啥哩么?你放开我呀!”
    男人吭哧喘粗气说:“甜妹子,你给哥哥尝一口,我一直以为你嘴唇红艳艳的是用口红抹的呢。”又用手去把田美的嘴唇摸了
     
    又摸,拿回手,放在眼跟前仔细审视了一下,喜出望外,再次抱住田美亲吻说:“我怎么这么幸运呀?终于尝到了美人天生的
     
    比玫瑰花瓣还鲜艳的红嘴唇了!”说着,手就不老实,直往田美腿根胸上隐秘处抚摸去。
    久旷男女之事的田美,哪里经得住壮年男子的如此挑逗,双手齐动,往外使劲推,实在推不开了,就又用拳头敲鼓一般去捶打
     
    ,女人的小拳头有多少气力?先还是捶打着男人的胸口,后来被男人抱得太紧了,小拳头就只是在男人的后背上轻轻拍打了,
     
    这样非但不像捶打,倒像是配合着对方更紧地互相拥抱了。
    田美浑身再也没有力气反抗了,她大脑发晕心里还是挺害怕,摇头躲着男人千方百计想撬开自己牙齿的舌头,含混地哀求道:
     
    “局长,你怎么能这样?这要让人知道了,咱俩可都活不成人了。”后来实在挣不脱身子了,就泪兮兮可怜巴巴望着男人,口
     
    里只不停求着:“局长,局长,局长……”
    眼睛开始有点火气的李局长强忍住欲火说道:“甜妹子,你局长局长这么叫,多别扭呀!这时候这么叫,我心里也不自在听,
     
    反正我也大不了你许多,你就叫一声哥哥多好听。要不,叫李哥也好。”
    田美说:“我不会那么叫,你不缺叫你哥哥的,拉着我一个寡妇耍弄啥呢?”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梦里都在你甜妹子的肚皮上飘飘欲仙享受过